• 网站首页
  • 政治要闻
  • 林业信息中心
  • 中国媒体
  • 网络游戏
  • 上门服务业务
  • 谷歌正式上诉 英特尔反转8年上诉路

    发布时间: 2020-09-22 08:19首页:主页 > 上门服务业务 > 阅读()
    与倒数3任欧盟竞争委员僵持了长约8年时间,美国电脑芯片生产巨头Intel(英特尔)公司再一在独占问题的漫漫裁决路 与倒数3任欧盟竞争委员僵持了长约8年时间,美国电脑芯片生产巨头Intel(英特尔)公司再一在独占问题的漫漫裁决路上步入了一个小小转机。最后在一个技术细节上,于上周获得了欧洲最高法院的反对。 这一结论不仅让英特尔鼓舞,也使刚刚被欧盟重罚的谷歌或是仍被调查惴惴不安的高通受到激励。被罚三个月后,北京时间9月11日晚间,谷歌月宣告对欧盟的反垄断判决明确提出裁决。 然而,这通向期望的长路,却远非坦途。 若细究欧洲法院这份语意含蓄的起诉书,第一财经记者取得了几乎有所不同的多元答案:有人颇为狂妄,指出是“老妈子争吵”似的技术细节纠结;另一部分人却实在,这意味著英特尔未来有很大的获得胜利有可能,且将不会明显地增加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在欺诈支配地位案例上的权利裁量权。 2015年末,欧洲法院法律总顾问尼尔斯·瓦尔(NilsWahl)在卢森堡的办公室拒绝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回应,在以往欧委会的反垄断案中,少有被欧洲法院夺权的案例。但到了去年,他公开发表了不具约束力的意见,称之为英特尔的不道德不一定妨碍竞争,不应反对其裁决。如今,由于瓦尔已深牵涉其中,他对第一财经记者对此称之为,目前无法就该案做到任何记事。

    谷歌正式上诉 英特尔反转8年上诉路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从熟知欧盟裁决流程的所有信息渠道综合来看,英特尔即便有获得胜利的微茫期望,但“战斗预想完结”,这个巨变不能换回得未来几年持续裁决的可能性而已。本届竞争委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的任期明年秋季也将完结。在那之前,大约是很难看见结论了。 关键细节翻转8年裁决路 欧洲法院的近期判决将公众的记忆再行一次纳返回了8年前。 2009年5月,欧委会确认英特尔独占罪名正式成立,对其判处10.6亿欧元(约合12.7亿美元)的罚款,乘势首创了反垄断史上的天价罚单。这一纪录今年6月被2014年卸任的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超越:谷歌被判处24.2亿欧元(约合29亿美元)的罚款。 英特尔垄断案与2002~2007年期间,其生产的“x86”中央处理芯片有关。欧盟称之为,英特尔以不公平的方式,给与戴尔、惠普、NEC和误解等PC制造商贿款,目的是让这些厂商订购英特尔的芯片,从而抨击竞争对手AMD。 8年来,英特尔一直坚决裁决:最先向坐落于卢森堡的欧盟中级法院“普通法院”驳回裁决。遭到上诉后,又向欧洲法院驳回诉讼,并最后在一个技术细节上,于上周三获得了该法院的反对。最高法院对英特尔独占裁决案做出判决,拒绝普通法院新的审理此案,充分考虑英特尔的受理,即向PC厂商获取贿款并不必定违背公平竞争原则。 根据流程,欧洲法院对一审判决可以反对、夺权或改判,也可以发回重审。此次欧洲法院虽然没维持原判,但也没一槌定音地夺权或改判结论,而是传回下一级法院新的稿件其忽视的技术问题。 这一关键技术问题究竟是什么?根据公开发表公布的起诉书,普通法院指出,英特尔用于忠心优惠(造成排他性的优惠)这一不道德本身,早已欺诈支配地位,因此,它对欧委会已做到的用于忠心优惠究竟如何影响到竞争的经济学分析未做到审查。但欧洲法院指出,在此类案例中,欧委会和法院有责任考虑到优势企业收到的非排斥性的反驳,不需要予以分析,就必要要求忠心优惠在本质上归属于欺诈支配地位,因此传回拒绝普通法院新的审查分析。 翻看2009年英特尔的案例,欧委会实质上显然是查阅了英特尔用于忠心优惠的效果,并得出结论这些优惠具备排他性。但普通法院说道这一步并不必要,因为忠心优惠本质上就是排他性的。欧洲法院现在缺失了普通法院,并强制性拒绝分析这些优惠的实际效果否具备排他性。 鸿鹄律师事务所布鲁塞尔合伙人乔斯(JoséRivas)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明说道,这一裁决指出,最高法院早已回应了它的判例法,就是当一个具备优势地位的企业用于忠心优惠,那么具备优势地位企业就必须证明这个不道德会伤害竞争者。 “更进一步来说,普通法院现在必需要细心查阅欧委会的假设过程,如何得出结论:由于英特尔的优惠,同等效率的竞争者无法获取有竞争力的价格,从而被敌视。”他说道。 多年裁决路胜率有多大 再行小的转机,对于已身陷8年裁决路的英特尔来说,都意味著下半程裁决马拉松已打开。 对未来裁决必须花费的时间,业内人士虽然观点有所不同,但总体而言,这个过程必定最少多达一年。 乔斯指出,现在,这有可能必须花费普通法院一年或是18个月,牵涉到该案的各方人士也不会被拒绝向法院递交意见。 参照中国报告网公布《2017-2022年中国计算机零配件行业市场发展现状及十三五投资动向研究报告》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布鲁塞尔仔细观察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讲出了另一个漫漫裁决无穷尽的版本:普通法院必须新的审查证据,并再度发言欧委会,来要求欧委会的罚单否合理,如果过程全部走完,大约要花费2~3年的时间。而在这之后,如果普通法院再度作出上诉的裁决,英特尔再度裁决,那么又将花费1~2年。最后,如果裁决是被判欧委会赢了,那么欧委会必须缺失之前错误并再行作出一个惩处书,那么就又减少了1~2年,这之后,有可能英特尔仍不会自由选择裁决…… 拒绝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的所有人士中尤为悲观的是斯坦福反垄断法和知识产权教授道格拉斯·米拉姆德(A.DouglasMelamed)。他曾在2009年至2014年6月兼任英特尔的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全面监管英特尔的法律事务、公司和政府事务,上一轮任期恰好覆盖面积到了部分裁决周期。

    谷歌正式上诉 英特尔反转8年上诉路

    米拉姆德指出,英特尔最后获得胜利的可能性相当大。裁决拒绝法院判断英特尔的优惠否实际伤害了整体市场的竞争,根据它占到市场大小的覆盖率、它的持续时间,以及欧委会的同等效率竞争者测试(asefficientcompetitortest,‘theAECtest’;欧委会为英特尔案所不作经济学分析的方法)。 “这里面的优惠只大体覆盖面积到在涉及时间段内14%的市场,在一些情况中,只有一些客户的生产线被牵涉到了,持续的时间也很短。欧委会用于了AEC测试,但是结论或许是错误的,因为该结论的作出是基于当时英特尔并不知悉的信息。”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谷歌和高通也能扳平一局吗? 欧洲法院的判决日后揭晓,舆论假设,众多科技公司(完全都是美国公司)应当顿感欢欣鼓舞。似乎,如果8年前的英特尔案也有可能完全逆转,那么无论是刚被罚的谷歌还是正在被调查的高通,或许也有机会扳平一局,欧委会的调查也不会更加谨慎。 翻看过往记录,20多年来,欧委会未曾在根本性反垄断官司中胜诉。不过,身处美国硅谷的米拉姆德就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欧洲法院的此次判决将不会明显地增加欧委会的权利裁量权。他指出,从技术上说道,这个要求最少说明了两个重点:第一,即使是一个具备市场支配地位的企业,也有可能合法地插手到白热化竞争中,只要其不道德并不回避另一个具备同等效率的竞争者。第二,对竞争导致伤害将会从不道德本身被假设,即使这是一种可以伤害竞争的类型。取而代之的是,各方被容许展开辩论。 布鲁塞尔的众多业内人士却具有相反忽略的观点。乔斯就指出,欧委会仍然没这样的权利裁量权。截至目前,欧委会在判决独占不道德前,都必须考虑到独占企业可能会收到的申辩。 他指出,英特尔案对于悬而未决的高通案和谷歌案的影响在于,欧委会无法再行意味着由于忠心优惠的不存在,就断言企业不存在欺诈支配地位的不道德。

    谷歌正式上诉 英特尔反转8年上诉路

    上述仔细观察人士称之为:“这并没什么隐蔽的信息,如果有什么信号,也是欧洲法院告诉他普通法院必须更为留意经济学论据。” 该仔细观察人士指出,这个判决让欧盟的判例向美国企业投向了一些。他指出,欧盟针对高通的类似于忠心优惠调查可能会不受影响。 但对于即将月控告的谷歌公司而言,这个判例需要起着的起到尚待厘清。欧盟惩处谷歌,是由于谷歌在搜寻结果中指责自家的谷歌购物,在竞价购物服务领域欺诈市场竞争地位。 代表FairSearch(包括各类谷歌比价竞争对手的游说机构)负责管理谷歌案的高伟绅律师事务所(CliffordChance)合伙人托马斯(Thomas)通过邮件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之为,在英特尔裁决中,并没任何是谷歌案可以糅合的。 “我必须回应一下。”他说道,“欧委会对于谷歌在较为购物方面的要求并不是一个优惠案例,英特尔的裁决与法院如何处置关于欧盟要求的裁决是没关系的。” 不论如何,同为创纪录罚单的对象,谷歌的展现出也如此前的英特尔一样强硬态度。原有的裁决还预想完结,新的周期再度打开。是西西弗斯的滚石上山,抑或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切都尚待时间来揭露谜底。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广告

    网站首页 - 政治要闻 - 林业信息中心 - 中国媒体 - 网络游戏 - 上门服务业务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817822720 官方微信:RqtEe817822720 服务热线:RqtEe817822720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0-2020 lols10下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地图